分类
baijiale

  在为期12天的比赛中,我们应该关注哪些看点呢?

  看明星:

  孙杨宁泽涛泳池争锋

  本届全运会游泳比赛,正是因为有孙杨、宁泽涛、傅园慧等明星坐镇,门票一开售便遭抢购。

  孙杨在200米、400米、800米和1500米自由泳及3个接力项目上均报名参赛,8天里只有一天没有比赛。“大白杨”能否继上届全运会夺下5金后再度加冕“多金王”,值得外界期待。

  泳池中的明星并非只有孙杨一人。前世锦赛冠军宁泽涛强势回归,将以卫冕冠军的身份参加50米和100米自由泳角逐。此外,男子100米仰泳新科世界冠军徐嘉余能否再创佳绩、“洪荒少女”傅园慧能否摆脱世锦赛失利的阴影,都值得关注。

  乒乓球赛场更是众星云集,国家队一线主力相互厮杀,竞技水平甚至超过世界大赛。其中,“大满贯”得主张继科在频繁亮相综艺节目后,将以怎样的竞技状态出战全运会颇具悬念。

  羽毛球项目上,奥运冠军谌龙领衔的国手也将悉数上阵。国羽目前正在格拉斯哥征战世锦赛,队员们完赛后将马不停蹄地转场天津,体能必将经受考验。

  此外,个别项目虽没有世界冠军助阵,但同样备受瞩目。田径赛场上,“百米飞人”苏炳添已连续两届世锦赛杀进决赛,此次他将力争个人首枚全运会100米金牌。

  而在男篮成年组比赛中,郭艾伦、丁彦雨航、易建联和周琦等国手也将代表各自球队出战。

  看创新:

  业余选手也能战全运

  本届比赛首次设立19个群众项目,给民间高手提供了展现风采的平台。其中既有马拉松、羽毛球、乒乓球等竞技项目,也有气排球、柔力球、龙舟等大众喜闻乐见的健身项目。

  同时,本届全运会游泳项目允许业余运动员参赛。在50米自由泳、100米自由泳和100米蛙泳3个项目上,业余选手只要在资格赛中成绩达标,便可跻身决赛阶段比赛,与宁泽涛等名将同场竞技。

  “只公布比赛成绩,不设金牌榜、奖牌榜和总分排名”也是本届全运会的一大创举。

  此举旨在引导体育界树立正确体育政绩观,杜绝金牌至上的思想。在此基础上,国家体育总局又在10个大项、49个小项上推出了“鼓励省区市跨单位组队”的政策。各代表团之间优势互补、强强联合,不少组合都是“国字号”,既保证了国家队选手训练的系统性,又提高了全运会的竞技水平和观赏性。

  此外,本届比赛还出台了一则十分温馨的政策:获得前三名的运动员的教练可与弟子同登领奖台并获颁奖牌。

  该举措旨在肯定教练员的辛勤付出和引领作用,激励教练员为竞技人才培养多做贡献。

  据新华社?《北京日报》

  文章来源:http://news.sina.com.cn/o/2017-08-27/doc-ifykiurx2111466.shtml

分类
手机百家家乐app下载

  25日,上海绿地全球商品贸易港,顾客络绎不绝。阿根廷红酒、捷克玻璃饰品、比利时巧克力……漫步于这家在去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(以下简称“进博会”)后开业的商场,全球特产琳琅满目,不难感受扩大进口给国际品牌带来的新机遇,给中国消费者带来的新精彩。

  商务部副部长、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组委会办公室主任王炳南介绍,以“办出水平、办出成效、越办越好”为工作方向和根本遵循,第二届进博会的筹备工作着力在“规模更大、质量更优、创新更强、层次更高、成效更好”方面下功夫,总体进展顺利。

  第二届进博会将于11月5日至10日在上海国际会展中心举办,仍由国家综合展、企业商业展和虹桥国际经济论坛组成。其中,国家综合展由受邀参展国展示其贸易投资领域有关情况,只展示不成交。企业商业展涵盖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。虹桥国际经济论坛包括主论坛和4场分论坛。还将举办上百场配套活动。

  “国家综合展筹备工作进展顺利。目前,已经有61个国家确认参展,法国、意大利等15个国家确认担任主宾国。企业商业展可谓‘一位难求’,设置了科技生活、汽车、装备、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、品质生活、服务贸易、食品及农产品等7个展区,招展工作基本结束。”王炳南说。

  参加过首届进博会的瑞典斯高迪食品公司总裁林文敦说:“常有瑞典合作伙伴问我,中国市场究竟潜力如何?我告诉他们,‘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把握机遇,仅仅靠想象是不行的。’今年我们做了更充分的准备,计划把更多瑞典品牌介绍给中国消费者。”

  “更多阿根廷企业确定参加第二届进博会,阿根廷展区相比上届也扩大了不少。” 阿根廷驻沪总领事罗艾缇说,“因为参与了首届进博会,阿根廷企业进一步了解中国市场,信心更足,想把更多品类的产品带来中国。”

  今年,新设置的消费品新品专区增加了养老等题材,增设户外室外展区,新增室外汽车“无人驾驶”活动区。参展企业平均展览面积达到93平方米,比首届增加20%以上。

  聚焦“越办越好”,第二届进博会下足功夫。王炳南介绍,展览面积、参展国别和企业都已超过首届。要举办上百场高层次专业配套活动,配套活动整体规模要超过首届。增加联合国开发计划署、国际贸易中心等国际组织为合作单位,进一步提高了进博会的国际性开放性。

  在质量更优方面,参展企业质量进一步提升,展品科技含量提高,各参展企业在展品选择上更加突出专、精、尖、特,力求代表本国本行业最高水平。第二届进博会新产品、新技术的数量和质量有望超过首届。从参展企业结构看,大中型企业参展集中度更高,世界五百强和行业龙头企业250多家,已超首届,未来可能有所增多。展位特装比例已超90%。从采购商质量看,突出精准招商,优化专业观众的比例、结构,专业观众和国际采购商比例进一步提高。

  第二届进博会还有很多创新之处。首先是平台创新,首次设计了“进博会发布”平台,支持有关部委、行业机构和国际组织集中开展政策解读,发布年度报告和行业报告等活动。

  展览业务创新方面,充分考虑国外优质供给、国内产业和消费升级的需要,增设了品质生活、科技生活等展区,以及大型机械室外展区和人工智能展区,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。

  另外,在展览形式创新上,呈现出许多新亮点。设立了体验区和互动区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区展示。同时,为满足公众观展需要,进博会结束后,11月11日至20日对国家展实行延展。

 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shcnxwzx.com/news/guonei/155116.html

分类
BAIJIALE官网

记者:明天上午召开中超股东会,下午新赛季联赛筹备会

  虎扑4月8日讯 据记者赵宇微博消息,明天上午召开中超股东会,会后将会发放上赛季第二批分红;而下午召开的新赛季联赛筹备会将探讨新赛季的很多问题。

  赵宇写道:

  足协明天会开两个跟联赛有关的会,上午十一点是中超股东会,会后将会发放上赛季第二批分红。中超上赛季给每个俱乐部的分红大约7000万,联赛中期发放过一次。第二批应该是春节前发,受疫情影响只能等明天会议后再发了。以往两次就全部发完了,如今得分成三次,下次发就是新赛季联赛开始前了。疫情不光让俱乐部受到影响,中超公司也如此,没法确定新赛季开始时间,也就没法向版权商、赞助商收钱。如果赛程压缩了,这些相关费用也会减少。疫情之下,每个人都有牺牲。下午三点的会议名为“新赛季联赛筹备会”,足协相关负责人都会出席,还有部分俱乐部代表,将就新赛季很多问题进行探讨,不光只有限薪。

  (编辑:姚凡)

  文章来源:https://voice.hupu.com/china/2569296.html

分类
手机百家家乐app下载

中超降薪符合球员利益

  

  中超公司将在4月9日召开董事会及股东大会,届时将会对降薪问题进行讨论。但由于防疫工作需要,这次会议将以视频会议的方式召开。本次会议主要内容是对2019赛季以及新赛季各项工作进行审议。与此同时,中超球队降薪事宜也在讨论范围之内。这意味着,中超降薪有望变成现实。

  目前,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,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足球联赛都已经停摆。联赛的停摆,对于各俱乐部来说是一记重创,不少俱乐部在这段时间内是零收入,如果正常给球员开支的话,难以维持下去。

  在德甲,门兴、美因茨、不莱梅、多特蒙德和拜仁慕尼黑等多家俱乐部都官宣了降薪决定,还有很多球员已经公开表态愿意在特殊时期主动降薪,并且在和俱乐部商议。在西甲,疫情期间减少所有员工70%的工作时间,对应减薪70%。在意甲,联赛霸主尤文图斯已经官宣了足坛目前最大规模的降薪决定:所有球员放弃三月到六月这四个月的全部工资,等到疫情过去比赛恢复之后再重新计算。除此之外,更有球员主动降薪,比如尤文球员以C罗为首,主动放弃四个月薪水,帮助尤文节省了约9000万欧元。

  然而,中超联赛一直以来没有降薪,甚至还有球员跳出来反对降薪。比如武汉卓尔后卫艾志波在微博上对足坛减薪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他认为中国联赛和欧洲联赛不一样,所以在中国踢球不应该减薪。比如,中国老板不靠转播分成和周边产品销售养活俱乐部;欧洲球员减薪是因为他们都放假了,但中国联赛球员还在集训并没有休假、联赛并未中断只是暂缓开始;球员合同受合同法保护且国内并没有临时失业政策等等……

  那么中超推迟对中国老板没什么影响吗?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,当然没问题,在中超,俱乐部通过门票、转播权和非关联方赞助获取正常营收的能力非常有限,基本上都是靠着母公司不断注资来维持运转。然而在中国疫情暴发的两个月里面,母公司的主营产业受到很大影响。一旦母公司陷入危机,企业主不打算再玩足球,作为“不良资产”的俱乐部面临的命运就是被抛弃,其他企业接手的可能性也很小。

  同时,球员的收入不低,根据著名调查机构Sporting Intelligence(体育情报)公布的数据,中超球员的平均年薪高达10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724万元),这在国际足坛仅次于欧洲五大联赛,排在全球第六位,可以说中超球员的收入和表现远不能成正比。对俱乐部来说,薪金开支绝对不是笔小数目,根据《东方体育报》的统计,上赛季以倒数第3名保级的天津天海为例,薪酬支出超过4亿,总支出接近9亿。因此,眼下全球经济面临巨大危机的时候,如果球员只从自己的角度考虑不愿减薪,最终损害的也只是自己的利益。

  在这个非常时刻,只有球员和俱乐部患难与共,同舟共济,度过这段危机,才可能获得长久发展。因此,减薪不单是帮了母公司,也是帮了自己。如果只专注眼前利益,不愿分担风险,那么无论是对中国足球也好,对球员自身也好,都是巨大伤害。

  岑嵘

  (本报评论员)

  (责任编辑:李显杰 )

  文章来源:http://news.hexun.com/2020-04-07/200916132.html